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抢了同事的长腿炮友
抢了同事的长腿炮友

抢了同事的长腿炮友

其实这个事儿我不知道该不该说出来,一直在心里都是个事儿,毕竟那个同事是隔壁单位的,抬头不见低头见。

  那是去年的时候,我在本地的一个户外群里认识了一个妞名「琪琪」,我们都唤她小琪,这个小琪很奇怪,从来不参加活动,只是在群里聊天说话,参加我们一起组织的饭局。

  后来才知道,她是我们隔壁一个单位的同事带进群的,但是跟那个同事关系显得很淡的样子,后来才知道他俩是在表演。

  有一次饭局,我喝大了,然后就跑出去吐,结果在洗手间旁边遇见了她,当时吐得很浪费,在洗手台上洗脸,发现旁边的纸巾没有了,刚好小琪在旁边,拿了一包纸巾给我,还细心的撕开帮我抽出来。

  我擦了嘴巴之后,小琪突然捂着嘴笑,我不明所以,她用手帮我扯掉一丝纸,我才知道胡子上挂了纸。

  小琪这么一笑,让我心里一麻,一种别样的风韵在她全身荡漾,这时候我才注意她,虽然样貌刚刚及格,但是有一双长腿,从后面看特别销魂。

  第二天我就在群里加了小琪私聊,聊了差不多有一个星期,我就找了个藉口找她出来吃饭。

  小琪可能没想到我会这么快约她出来,欣然答应。

  第一次我们吃的是一顿西餐,我事先安排好了餐位和红酒,吃的非常圆满,对於这种样貌六分的女孩,你用八分热情,她很快就会被融化。

  那天晚上我们俩在旁边的公园里散步了很久,走到小河边过独木桥的时候,我藉口危险扶她的手臂一下。她很快就抓住了我的手,两个手就挽在了一起,接着我就轻轻揽上了她的腰,她也没有反对。

  但是这个时候电话响了,小琪似乎有点不想接,我说:「你接吧,我回避一下。」小琪急忙说:「不用。」然后就挂掉了。

  我揽着她的腰继续往前走,电话又开始响,最后她无奈的叹口气,我问她:

  「是老公?」

  小琪说:「不是,老公在驻外,年底才回来,是一个朋友很烦人。」我「哦!」了一声,见小琪似乎也没有了心情,就把她送回家了。

  到她家楼下的时候,她犹豫了一下,似乎想说什么,抬头看了一眼楼上,又说:「谢谢你请我吃饭,过两天我请你吃。」我笑着说:「吃啥啊?」

  小琪居然脸一红:「你想吃啥我都让你吃。」

  妈呀,我差点当时就硬了,心说肯定是吃你啊。

  晚上到家的时候,过了很久小琪才给我发微信,问我到家没,我说到家了,她说那个朋友很烦人什么的,我也没有在意,心里还是在想她说吃饭的事儿。

  过了两天,小琪给我发资讯说吃饭,我说好啊。

  结果两人去了好几个饭店,都是爆满,她也没提前预定,我们俩只好去吃了麦当劳。

  吃完之后,我说开车去转转吧,她说好,我直接开车就带她去了十几公里以外的临湖公园,那个地方特别僻静。

  到了临湖公园,发现偌大的停车场只有一辆越野,而且当天下雨,越野车里全是哈气,白雾腾腾的,我随口说:「这车里在干嘛呢?」结果小琪接了一句:「人家车震呢。」我心里一激动说:「是吗?」

  停的远远地仔细看,似乎是有点上下震动。

  我扭头看她,只见她脸特别的红,我抓住她的手,她手一下就抓紧了我,我另一只手就把她脑袋揽进了怀里,然后开始舌头伸进了她的嘴里,她一下就吸住了我的舌头,开始不停的吮吸,一只手伸进我的裤子里,一把就抓住了我发硬的鸡巴。

  我伸进她怀里,握住她的双乳,发现她居然弹性十足而且并没有下垂,能有B的胸,简直是意外之喜。

  二话不说,我低头开始吮吸乳头,随着我的吮吸,她开始嘴巴里哼哼,然后扭动身体,突然她一把推开我,然后用双手扒下我的运动裤,扯下内裤,一口叼住了我的鸡巴,使劲儿就吮吸开了……我刚开始还觉得很舒服,可是很快就觉得她死命的在吸我的鸡巴,仿佛要把鸡巴吸进自己的食道里。我赶紧推开她的脑袋,她歉意的笑了笑,然后用手撸了几下鸡巴,然后又低下头去吮吸,这会儿就温柔多了。

  我这个时候用一种极其别扭的姿势把她的裙子也给掀上去,然后把内裤拔到了一边,只见两个红中带粉的阴唇,已经溢出了透明的淫液,手指插进去的时候,她一哆嗦,我使劲儿的往里插,她顿时发出一种类似於被掐着脖子的声音,一种呜呜的尖叫。

  这个时候,小琪开始胡乱的吸我的鸡巴,一边吸一边用手去扒我的蛋蛋,终於在几重刺激下,我射进了她的嘴里。

  这个时候,我猛地扣着她的逼,她「呜呜」两声,然后咽下去,还咳嗽了几下。

  我瘫软在车里,她抽了几张纸,把剩下的精液吐出来,然后把我的鸡巴擦乾净,还轻轻的打了几下说:「小坏蛋。」然后亲了一下。

  等换过来劲儿,二话不说,带她去开房,两个人进了房间先是洗澡互相给对方涂抹了沐浴液,就开始在对方的身体敏感部位使劲儿,我又习惯的把手插进了她的逼里。

  小琪一手攥着我的鸡巴,一手扶着我的肩膀,把腿高高翘起来,同时嘴巴和我深吻在一起。

  我们俩越洗她的水儿越多,两个人也没擦就滚到了床上,当时我的鸡巴已经硬的又粗又大,把她掀翻在床上,从后面重重的插了进去,当时她「呀!」一声就把头埋进了枕头里。

  我开始一下一下操她,她的逼热,滑,感觉像插进了一块热豆腐,让你滑腻的不知道该如何使劲儿。她分泌的淫液顺着大腿根儿直流……就在抽插得她直哼哼的时候,她的电话突然响了,我们没理他,还是在做,电话坚持不懈的在响,后来我示意她接电话。

  小琪看了一下电话,摇手让我别出声,我也放缓了节奏,一下一下轻轻的操她。

  她接通了电话:「喂,哦……我在老家呢……对啊……晚上就回去了……都说了别联系了……不说了,我挂了。」她二话不说挂了电话,我开始狂风暴雨的操她,她跟疯了一样大声叫:「操死我了,大鸡吧老公,你真厉害。」在她的助威之下,我很快一泄如注,射进了她的肉穴里。

  两个人躺在床上良久,歇了一会儿,我问,「是谁打电话,你老公吗?」她说不是,迟疑了一下说,我说了你可别生气,我开玩笑的说,「你要是补偿我,我就不生气。」她想了想说是XX,我一惊,XX是我隔壁单位的同事,我说,「啊,怎么会是他。」小琪扭捏了一下说去年夏天和他经常一起吃饭,有一次喝多了,就睡到了一起,可是后来不想和他在一起了,可是他老纠缠不清。

  我笑着问:「为啥不想和他在一起啊?」

  小琪红着脸用小指头比划了一下长度,我无语了,哑然失笑,躺在床上心想,有时候这种天生的东西也没有办法。

  可能我思考的时间有点长,她问我:「你是不是生气了?」我没吭声。

  小琪:「自从咱们俩上次吃饭,我就没有跟他一起过了,你别生气好不好?」见她这样,我便逗她说:「那要看你怎么补偿我了?」她说:「你想怎么补偿?」我灵机一动,伸手摸向了她的菊花,她脸色一红,想了一会便低声说:「我从未做过,那你要轻点,没有润滑剂。」我操,有门啊,我说:「没关系,浴室里有沐浴液……」「……」「说笑的,我不爱这道,独喜欢你这里……」说着我硬的鸡吧已在她饱满的阴户外磨擦,继而重重的插了进去……


  【完】